您的位置: 临江信息网 > 健康

绝世邪神 2569 情根和情果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3:38

绝世邪神 2569 情根和情果

“而是会夺走人生机的神树,从这无边的白骨,你就能猜出这生命之树有多牛了……”天道宗圣女哼哼道,“这要是在平时,咱们可没有机会,进入这天南界来拿生命之树哦,这都是我们的造化……”

“还造化?”

纪蝶俏脸微红,一边喘着气,一边往上爬,她确实是够累哼道:“这也叫造化?难道我们上去,就能将生命之树给弄到手?”

“嘿嘿,这要是没有把握,姐姐会让你来吃这苦……”天道宗圣女得意的哼哼道,“姐姐见你这样子,可是心疼的紧呢……”

“少贫嘴!”

纪蝶娇斥道:“和那王八蛋一样!”

“呃,我们的纪蝶仙子,还想着他呢?”

天道宗圣女酸溜溜的说:“这都多少年了呀,你这一两百年,念的男人的名字,最多的就是他了。”

“看来你是没救了哦。”天道宗圣女嘿嘿笑道。

“闭嘴!”

纪蝶喝了一声,俏脸上闪过了一抹难得的羞色,还真像天道宗圣女所说。

自己闯荡这么多年,唯一记得的一个男人,除了叶楚那个混蛋,似乎就没有别人了,难道这不是另外的一种诡异的联系吗?

“呵呵,就许你说,不许我说呀,你还真霸道呀。”天道宗圣女哈哈笑道,“你还没嫁给他呢,就当起了管家婆呀?”

“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跳下去!”纪蝶有些恼怒了。

天道宗圣女连忙说:“好吧,我不再说了,妹妹你可别冲动呀……”

“哼!”

纪蝶冷哼了一声,继续往上爬,这要爬到这死山的顶,不知道还得多久。

虽然无法动用元灵之力,也无法受死亡之息的影响,可是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只能是这样子徒手往上爬。

十几万米以上的山峰,想要这样子爬上去,确实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挑战。

……

纪蝶又往上爬了一个时辰,终于是艰难的向上前进了二千米,前面崖壁上出现了一个内凹的小平台,正好可以窝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她在这里停了下来,取出了一壶酒给自己狠灌了几口,她站在这个小平台上,看了看面前这片死山面前的开阔地。

平时或许并没有空来关注这些,现在做为一个渺小的平凡人,看着这开阔无垠的世界,下面遍地都是成堆的白骨,看上去还真是让人感觉特别震撼。

她坐在一具尸骸的旁边,这具尸骸的白骨还很晶莹,依稀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抿了口烈酒,一种无言的思绪,涌上了心头,让纪蝶眉头都紧锁了起来。

“怎么了大妹子?”天道宗圣女嘻嘻笑问道,“想谁了?”

纪蝶这会儿倒没生她的气,而是叹道:“有什么可想的,我没有亲人……”

“对了大妹子,从来没有问过你呢,你怎么在叶家长大的?”天道宗圣女问她。

“叶家……”

想到这个叶家,那个叶静云呆的家族,那个林诗馨呆的家族,纪蝶抿了口酒道:“我从记事起,便是一个孤儿,是叶家老祖将我带进叶家抚养长大的。”

“哦?”

天道宗圣女哼哼笑道:“那叶家老祖还有点眼光嘛,收了你这么一个大徒弟……”

“我对叶家没什么感情……”

纪蝶哼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呼呼……”

天道宗圣女小声问道:“怎么?你们还有什么误会了?”

“没有……”

纪蝶感叹道:“没什么误会,我从记事起,就跟在老祖的圣殿里修行,与叶家的人打交道极少……”

“只有那一回,我……”

提到这个,纪蝶顿了顿,天道宗圣女笑道:“又是与叶楚那混账小子有关系吧?”

“恩……”

纪蝶嘴角浮现出一抹怪笑,呵呵笑道:“现在想想

,那混蛋真是很可笑,真是无耻……”

“就是他强上你和林诗馨的事?”天道宗圣女笑着问道,“本圣女一直怀疑,你和林诗馨,当年是不是故意的呀……”

“你说过那小子当时的修为,甚至炼气期六重都没到,比只蚂蚁还不如的一个败类,怎么可能放倒你们呢。”天道宗圣女哼哼笑道。

纪蝶咧嘴道:“我当时修为也不高,不同样没有步入先天境,这有什么可稀奇古怪的……”

“我只是觉得那小子真是够二的,扒了裤子结果却突然晕倒了不行了……”

纪蝶想起此事便觉得很可笑:“亏他还是一个号称祸害千万少女的败类……”

“呃,扒了裤子不行了?”天道宗圣女哈哈笑道,“这么说,蝶儿你还蛮期待他当时扑过来了?”

“也是呀,说不定当时他一威猛的话,现在你们的孩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去你的……”

纪蝶无奈的苦笑道:“他动不了我们,尤其是林诗馨,那更是无比神秘的一个女人。”

“哦?听你夸过好多次她,她比你还天赋高?”天道宗圣女问。

纪蝶点头道:“当然了,她本就成名多年了,比叶家老祖还要厉害的多,像仙女一样的人物……”

“呼呼,怪不得那混账小子,连她也下了药。”天道宗圣女笑道,“只是他怎么就突然晕倒了?”

“我也不知道。”

纪蝶也有些困惑:“而且打那以后,他就被逐出了叶家,回到了尧城去了。”

“再见他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人捉摸不透了……”想到叶楚的变化,纪蝶始终觉得透着一丝诡异。

因为当年和叶楚,也就几年不见,那个超级大败类,好像就换了一个人。

“呵呵,人都是会成长的嘛……”

天道宗圣女笑道:“何况他被叶家逐出去了,肯定就痛改前非了,重新做人了。”

“倒是你,为何一定要嫁给他?”

纪蝶突然问道,这一个问题,曾经问过她几次了,天道宗圣女一直不肯回答,不说出其中的原由。

“呵呵,我和你说过,这就是天道宗的传承,我的宿命……”

天道宗圣女沉声道:“要不然我也不会苟延残喘活到现在,不人不鬼的样子,附着在你的元灵之中……”

“你还是不肯告诉我。”纪蝶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口酒。

天道宗圣女沉闷了一会儿,在纪蝶灌下第三口烈酒的时候,她终于是开口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情根,和情果的宿命,没办法……”

“哦?”

纪蝶听不懂:“情根和情果?什么东西?”

“叶楚是我的情根,而我是他这个根上面要结的情果,我注定要嫁给他……”天道宗圣女无奈苦笑道,“我这点残魂不知道沉睡多久了,就是为了保留最后一丝力量,留待叶楚这个情根出现的时候,我再复活的。”

“这也行?”

纪蝶觉得有些不信:“有没有这么玄乎?”

情根和情果,好像真是老天算计好了似的。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怎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免费热线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怎样啊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住院费多少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看病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