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江信息网 > 娱乐

老街夏日的黄昏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9:44

今年的伏天四十天,离出伏还有整整一个星期。今年热,前一阵雨水下多了,立秋后,一直干旱,气温降不下来。我天天呆在空调房里,不是看书,就是上微信,并不感到难熬。退休了三、四年,日子还算闲适。虽说不寂寞,也不觉得有趣。独处时,常常会想起儿时夏日黄昏的时光。那时,沒有空调,沒有电扇;只有蒲扇和自然风。那时,三伏天露宿街头;夜不闭户。黄昏前后,暴晒了一天的街道热闹起来了,那是每个家庭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下午四时,下山的太阳被小楼房遮住了。这时,放暑假在家玩的学生,不约而同的端着水盆,提着水桶来到街上。大家把水洒在自家过夜的地面上。太阳烤过的地面,洒过水后,像蒸笼揭开了盖子,水蒸汽向天上升腾。不洒两、三遍水,热气是带不走的。我家对面是公安路小学的围墙,墙上也是要洒水的。围墙有四、五十米长,这边沒有人家,所以,从未发生过争搶地盘的事。这在大街小巷算幸运的。

约摸半个小时,街面上的热气不那么逼人了,各家大、小学生又出来了。他们从家中搬出了竹床,木板床,躺椅,长条凳,甚至做馒头的案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一句话,能在上面躺人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在我的记忆中,每家摆放床椅的地方是约定俗成的、固定的定的,年年如此。有人搬家走了,新来的人家会补上去。有添丁加口的,不用说,地方宽松的人家会主动让一些地方出来。当然,那时也不是绝对平均。有的人家,兄弟几房在这里,气势大一些,占据的位置大一点,好一点。家中有威望、干部什么的,也会这样。但都不过分。不过,他们对邻里的照顾,知道好处,对人格外客气。蛮横霸道的事,从未发生过。那时,也有条件比较差的。我隔壁的小毛弟,八、九岁,一块能侧身臥在上面的板子,过了一夏。两块磚上放一块板子,随时会掉下来。但他从未落地。小孩懂事,睡觉很规矩。汉生家呢,更差。一张双人板子床,勉强睡他爸妈和弟弟。他有了弟弟后,就沒在家睡过一夜。连冬天也是和我们在一起挤着过夜。总之,大家都在外面过宿,都有一席之地。那时就是这样。

吃晚饭,也很有意思,都在街上吃。大人小孩,无拘无束,端着碗,或坐或站,边吃边聊。有喜欢到处窜的人,端个大海碗(不用再添饭),一顿饭吃完,走了半条街。也有的人家索性把小饭桌搬到街上。小孩不上桌,女人也自觉地在一边。只有男主人端坐在桌子旁。桌上通常是三、四样菜,一碗咸菜

家家户户是少不了的。肉少见,凭票购买;鱼,更少,小鱼小虾也不多见。一般人家的男主人,会喝一点散酒‘。偶尔用五、六根小麻花下酒;偶尔三、四两黄豆就酒;偶尔一、二两花生品酒。计划经济时代,凭票供应食物,大家都不易,不用担心有人蹭饭。现在想起那些劳累了一天的男主人,在桌子上喝酒时的那种愜意的神情,那是从三年自然实害中走过来的人,对幸福生活特有的滿足感。那时的人讲客气,对杯中之物有兴趣的人,多会主动过来打招呼,分享美餐的喜悦,然后转身走人,讲味口!

与此同时,手脚麻利的家庭主妇,早把洗好澡的幼儿,身上扑上了痱子粉,抱到了床上。逗幼儿也是很有趣的。大人托着一双小脚,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一个弧线下落,另一只手抱着。如此三、四次,逗得小孩大人都笑。那是怎样的高兴,盼孩子长大呀!稍大一点的小孩,光着屁股,脸上沾滿了痱子粉。大孩子嘲笑他们荞麦粑粑上了霉,可快乐呢!

随着夜色降临,街上已不再那么热闹了。路灯下,棋迷们围在一起,挑灯夜战;小巷口,小孩子围着老大爷听古老的故事;十字街头,大叔大伯一边谈当天的国内外新闻,一边观察大树的树梢,等着叶动来风。每家的门口,一个操持家庭的主妇,或者分担家务事的大姑娘,正在一边说笑,一边洗衣。她们为繁忙的一天划下完美的句号。

每当我想起五十年前老街夏天的黄昏,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那不仅仅是怀旧,也不仅仅是留恋。老街已不在了,替代的是三十几层的高楼,令人欣慰。可老街的人,热爱生活,邻里和睦,友爱相处的精神,还在不在呢?

共 157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如今都住上了高楼,安上了空调,任凭太阳高照,酷暑难熬,再也不怕了。六七十年代那种纳凉方式,那种小农生活,只留下回忆,成为了历史。作品生活气息浓重,语言朴素。小说与散文尽管很难区别,但这篇还是散文味更浓一些。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6-08-19 20:04:05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了,期盼新作!

2 楼 文友: 2016-09-24 09:28:04 一会儿就欣赏了一篇佳作,作品感人,故事小中见大,短小而意义深刻。我在电脑旁向着远方,伸出大拇指向作者赞了又赞!向作者问好!我还会继续欣赏您的作品。

湘潭治疗睾丸炎医院
佛山治疗白癜风方法
牡丹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湘潭治疗龟头炎方法
佛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