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江信息网 > 星座

狼血神探 六百六十二章 永远的安睡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3:35

狼血神探 六百六十二章 永远的安睡

一声巨响回荡在高塔的顶部,大量尘埃冲天而起,环绕大厅的乌鸦雕像眼中射出的致命紫光轰击在乌鸦之神端坐的宝座上,与此同时,笼罩在罗格和莉莉丝周围的屏障消失了

,站在大厅中心的米娜也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米娜”罗格转身冲到米娜身边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用手轻轻地探了探她的鼻息,呼吸虽然非常微弱,但还比较均匀,罗格抱起米娜正准备让莉莉丝带他们飞离此地,忽听身后传来了乌鸦之神阴冷的声音。

“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化为乌鸦形态的乌鸦之神从烟尘中钻出,扇动着一对乌黑的翅膀飘浮在半空冷笑道:“如果我这么容易就被你的这点儿小伎俩杀死,那我就不是这里的神,孤狼。”

罗格表情阴郁的回过头来望着天空中的那只乌鸦,只见他得意的瞟了一眼罗格怀里奄奄一息的米娜,嘲弄的笑道:“也许我今天的准备不够充分,孤狼,但我并不急于今天杀死你,在你之前,那个女人即将迎来属于她的死亡,这已经足够了”

说完他振翅升空,转向遥远而漆黑的天空飞去,一边飞一边大声笑道:“再见了,孤狼,记住你的失败,而当下次我们再见的时候,你还将再次失败”

罗格眯着眼睛阴郁的望着乌鸦之神飞走的背影,忽然感觉怀里的米娜动了一下,他急忙低头看去,只见米娜吃力的抬起了一只手,罗格急忙低头关切的问:“米娜,你还好吗”

“他”米娜拼尽全力将自己的手伸向乌鸦之神离去的方向,罗格抬头望了一眼那只乌鸦的背影,歉意的摇了摇头说:“对不起,他逃走了,但我向你发誓,我一定会”

“不,他不会的”米娜苍白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她将手指向乌鸦之神已经渐行渐远的身影,只见环绕在他们周围的乌鸦雕像眼睛一齐绽放光芒,汇聚成的紫色光束直射向乌鸦之神远去的身影。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半空中的乌鸦之神在紫色光芒中化为乌有,只有几片黑色的羽毛从空中飘零下来,罗格惊异的看着这一幕,低头欣慰的望向米娜,看到她缓缓的放下了手,将目光转向自己的脸。

“你成功了,米娜,你给家人报仇了”罗格微笑着柔声说。

米娜微微的向他探头,罗格急忙低下头把耳朵贴近她,米娜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对不起,我没法跟你回去见你的老师了,虽然我真的很想看一看那里的图书馆,看一看那些藏”

最后的“书”字没有说完,米娜的声音便停止了,罗格一动不动的呆了片刻,不安的低头望向米娜的脸,看到她已闭上了眼睛,头无力的依偎在他的肩上,罗格默默的低头在她的额角吻了一下,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

“不,米娜,我答应过你,要带你回橡树圣殿,我会实现我的诺言。”罗格低头在米娜的耳边柔声轻语的说完,抱着她站起身来,转身和悲伤的小萝莉一起走出了大门。

当他们来到通往塔下的楼梯旁时,发现笼罩在高塔周围的黑暗结界已经消散,诅咒谷的田野一览无余,罗格让莉莉丝带着自己和米娜飞离了高塔,飞回了乌鸦庭。

此时的乌鸦庭已经满目疮痍,两尊魔像将村庄几乎摧毁殆尽,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瓦砾,砖石碎木与烧焦的稻草人以及死尸混在一起,两尊魔像散落了满地的巨石,坍塌在钟楼广场前。

落在一片狼藉的钟楼广场上的小毛球,将怀抱着米娜遗体的罗格放下来变回原样,然后落在罗格的肩膀上,和他一起打量着尸横满地的广场,就在这时,凯瑟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罗格先生”

罗格和莉莉丝一起转过身来,正跑向他们的凯瑟琳一眼看到他怀里的米娜,不禁停下脚步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们,当她注意到罗格脸上忧伤的表情时,不禁心里咯噔一声。

“米娜”她缓步走到罗格身边,低头看着罗格怀中的米娜,用手轻轻的抓住她的手,感觉米娜的手一片冰凉,凯瑟琳抬起头不安的望着罗格,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个否定的回答,但罗格只是默默地低头看着米娜,一言不发。

“究竟发生了什么”凯瑟琳迟疑片刻,用颤抖的声音问。

“乌鸦之神和小丑应该就是一个人,”罗格凝视着米娜苍白的脸回答:“他把米娜变成了他的武器,想要让她和我拼个你死我活,我挫败了他的阴谋,但没能杀死他,在他准备逃走的时候,米娜利用他赋予她的力量杀死了他。”

“但是,米娜也用尽了自己最后的生命。”罗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没有落下泪来,凯瑟琳用手捂着嘴轻声啜泣着,只听罗格问:“塔莉在哪儿去吧,让塔莉和灯神到我这里来。”

凯瑟琳擦了擦眼角的泪,点点头转身离去,罗格和莉莉丝在原地等了片刻,看到塔莉带着灯神跟随凯瑟琳匆匆来到了面前,一看到他怀里的米娜,塔莉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她走上前问罗格:“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带她回橡树圣殿,满足她最后的愿望。”罗格神情凝重的对塔莉说。

美人鱼擦了擦眼角滑落的泪水,请灯神开启次元通道和罗格一起护送米娜的遗体前往橡树圣殿,罗格抱着米娜的遗体与灯神一起返回橡树圣殿,当他们从次元之门内走出的时候,日月森林的第一缕阳光刚刚照耀在大橡树的顶端。

“森林的儿子回来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罗格的身后响起,他回头循声望去,看到自己的老师大德鲁伊奥古斯丁神情凝重的站在草地上,罗格转身大步走到奥古斯丁面前,向老师鞠了一躬,正准备开口,奥古斯丁已经向他摆手道:“我都已经知道了。”

大德鲁伊引着罗格来到橡树圣殿的大橡树旁,用苍老的手向脚下的青草地凭空一抓,青青的草皮自动掀起,泥土向两侧聚拢露出一个干净的墓穴,墓穴的四壁和下方铺着干净平整的木头,木头上字迹工整的镌刻着密密麻麻的字迹。

“我相信这孩子会喜欢这里的。”奥古斯丁抬头对罗格说:“她的半生都在苦难中度过,而今她将在这里安详的长眠,没有人会再打扰她的美梦,陪伴她的只有她最钟爱的著作。”

罗格默默的点了点头,低头在米娜的额前浅浅的一吻,将她的遗体放入了墓穴之中,他从墓穴中爬上起来,留恋的看着墓穴中安详宁静的米娜,只听奥古斯丁问:“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罗格抬头疑惑的看了老师一眼,奥古斯丁轻轻的捋着长长的白胡须打量着他,罗格沉默片刻恍然大悟,转身向灯神等待的方向跑去。

片刻之后,他又跑了回来,手中拿着那幅米娜一直挂在家里的全家福,怀里还抱着米娜卧室里所有的藏书,他将这些书放在米娜墓穴的空隙中,然后将全家福恭恭敬敬的放在米娜的胸前。

随着大德鲁伊的轻轻挥手,泥土渐渐涌入墓穴,将米娜的最后容颜彻底掩埋,青青的草皮恢复了原貌,仿佛这里从来没有被翻开过,不同的是,一株目从草皮上钻出,快速长大并绽放出了一朵芬芳洁白的百合花。

师生二人默默地凝望着那朵百合花,长久的沉默后,罗格抬头问自己的老师:“格蕾丝还好吗她怎么样了”

奥古斯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默默地转身向橡树圣殿的大门走去,罗格急忙跟在后面,跟着他一起走进了橡树圣殿。

圣殿内的陈设与几个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罗格依稀还能记得当初墨菲曾经坐过的位置,想到墨菲已经是物是人非,心中不禁又添了一分伤感,对格蕾丝的担忧也愈加浓重,他不希望在此时再听到格蕾丝的噩耗。

老奥古斯丁依旧保持着沉默,对于罗格的询问没有任何回答,径直默默地登上楼梯,罗格紧跟在老师的身后,对他的沉默产生了越来越不祥的预感,他印象中的老师不是这个样子,除非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穿过被萤火虫灯照亮的纯木质走廊,奥古斯丁在格蕾丝此前居住的房间停了下来,罗格也停下脚步不安的看着他,奥古斯丁向他指了指屋内,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顺势让小毛球跳到自己的手上,与他擦肩而过走向了楼梯的方向。

罗格忐忑不安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试着用手推了推门,门很轻易地被推开了,罗格漫步进门向里面探头张望,看到一个背影静静的坐在床边,他的心里一阵惊喜,迈步走进房间紧走两步来到了那个背影身后。

听到脚步声的红发女子惊慌失措的回过头来,一张纸从她的手中掉落在地上,罗格见状停下脚步,望着格蕾丝脸上惊惶的表情,歉意的说:“对不起,格蕾丝,对不起,我应该先敲门”

他转身正准备退出屋外,格蕾丝却一下子冲上前扑在了他身上,罗格低头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格蕾丝,轻轻的将她抱紧,用手轻抚着她红色的长发问:“你还好吗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格蕾丝抬起头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罗格,眼眸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紧紧的抱着罗格说:“我好害怕,我怕自己给你惹了麻烦,我听说你去很凶险的地方,我真害怕自己会害你遭遇不测。”

“傻丫头。”罗格将格蕾丝搂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头柔声安慰着,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刚刚格蕾丝掉落在地上的那张纸上,不禁诧异的皱了皱眉问:“那是什么东西”

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晋中治疗龟头炎费用
通辽治疗妇科方法
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晋中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