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江信息网 > 游戏

黑卡 第七百七十章 乔迁之礼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09

黑卡 第七百七十章 乔迁之礼

最后,石磊把父母领到二楼给他们留的那间房,说:“爸、妈,这间房是给您二老的。您二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要是觉得这间房不好,就给您二位换一间。”

高燕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连连说:“能有什么不满意的?满意满意。”

石仲平却说:“你这孩子,给我们留房间干嘛?我和你妈明儿就得回去上班。”

石磊笑了笑,说:“那也得把您二老的房子给留着啊,要不然,回去你俩肯定得数落我忤逆不孝。”

“就是,这是咱儿子的一片孝心,等咱俩退休了还不是得过来跟儿子住?”高燕十分不满石仲平的话

“爸、妈,您二位先休息会儿。一会儿还有几个朋友要过来,我得下去迎着点儿。”

石仲平赶忙说:“得了,你赶紧下去,别怠慢了客人。”

虽说不知道要来的是什么人,但石仲平和高燕想都能想得到,今天能被石磊请来的人,至少也是跟胡晓华和江元超一个层次的。

下楼之后,胡晓华和江元超也问石磊今天还请了谁。

石磊把一会儿要来的几个人都说了一遍,胡晓华和江元超对视一眼,心说石磊怎么没请白家虞家的人呢?

“想着就是几个朋友聚一聚,就没劳动那些长辈了。有我父母在就已经太拘束了,再来几个长辈,大家只怕连话都不怎么说,反倒无趣。”

胡晓华和江元超再度对视一眼,心中颇多感慨。

今天受到邀请的这些人里,除了许志达家里跟胡晓华和江元超差不多,其他几家都在他们两家之上。

即便魏星月和宋淼淼家里出了问题,胡晓华和江元超也还真不敢就此小觑了这两个长三角最有名的女人。

韦卿和董驰青就不用说了。

“泰坦能赶回来么?”江元超问。

“他说让咱们别等他,估计会晚到一点儿。”

正说着,外头门铃响了起来,石磊站起身,打开了大门。

门外是两个人,一个是今天受到邀请的韦卿,另一个却是石磊的另一个熟人,段公子。

段公子一看到石磊,就笑着说:“石少,不请自来,还请不要见怪啊!”

石磊赶忙迎上前去,说道:“段公子客气了,我原本也想着要不要喊您,但想到路途甚远,怕段公子公务繁忙,就没开这个口了。”

“你呀,这种场面话就别说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听说你今儿要开两瓶罗曼尼康帝,我闻着味儿就来了。”

“一会儿一定要多喝两杯。”石磊笑着把二人让了进来。

胡晓华和江元超也听说过段公子,再度感慨,连段公子这样的人,都要主动结交石磊了。

韦卿借口参观房子,上了楼才跟他解释说:“我今儿跟段公子约了见面,你来,我告诉他之后,他坚持要一同过来,我这……”

石磊拍拍他的肩膀,说:“咱们是兄弟,别说我本来就跟段公子比较投缘,就算是个陌生人,你带来也就带来了。说这些干嘛?”

“这话我爱听。”韦卿笑着掏出一张银行卡说:“你来得急,我也没时间给你挑礼物。这卡你收着,权当恭贺你乔迁之喜。”

石磊没接,问道:“多少?”

“一百万而已,别跟我客气啊。”

“这房子你已经给我让了那么多价,这不合适。”

“让你收着就收着,哪那么多废话,嫌少是不是?听说你最近在收藏手表,要不我给你挑块表?”

石磊无奈,只得接过了那张卡,真要让韦卿给挑块表,那估计少不得也得二三百万起步了。

“这才对么,你都说了咱们是兄弟,跟我客气多没意思?”韦卿搂着石磊的肩膀,两人回到屋里。

段公子也拿出了礼物,是一块翡翠的吊坠,玻璃种飘绿,市价少说也得三四十万。

石磊客气了几句,也便收下。

胡晓华和江元超见状,也都拿出了各自的礼物。随后而来的董驰青和许志达,也都有礼物带来。

最低的也是十几二十万的东西,石磊颇有些惶恐,但只得一一收下。

药二的礼物比较简单,整整齐齐六箱红酒,正好将石磊的藏酒柜装满。

魏星月和宋淼淼来的最晚,不过大家心知肚明,这房子她俩等于是女主人,而且即便落翅,俩人也依旧一个是魏大小姐一个是水爷,谁也不可能挑他们的理。

石仲平和高燕下来之后,自然又是介绍了一大圈,听着在场这些年轻人的身份,二老心中颇多感慨。

“一一怎么没来?”石仲平和高燕满腹狐疑,拉着石磊小声问到。

石磊把孙怡伊到乡村支教的事情告诉了二老,干脆用跟孙怡伊连了个视频,二老这才放心。

正准备开饭,门铃却再度响了起来。

石磊有些奇怪的打开门,看见的却是虞半之。

“虞大哥?”

虞半之板着脸,说:“搬家不告诉我?”

屋里的人,霎时间全部站起身来。

还没反应过来呢,又一辆车停在了门外,从车里走出来的,正是石磊的干妈陈哑女。

“干妈您怎么也来了?”石磊愕然。

陈哑女没说话,开车的人也下来了,石磊一看,好家伙,居然是白棱镜。

“石磊啊,家里老头子发话了,说你不应该,乔迁之喜,怎么也得知会一声么。”

屋内诸人纷纷感慨,白老这得多重视石磊?

自然又要把三位介绍给石仲平夫妇,夫妻俩这才知道,这来的是吴东城最顶尖的两个家族的代表,越发惶恐,都快有些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不光他们,其他的人,看到虞半之、白棱镜和陈哑女,也都变得沉默,别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坐下喝了杯酒,虞半之说:“看到我们,让你们不自在了吧?”众人连忙否认,虞半之又道:“别装!不自在也是正常。不过你们放心,我和白兄女姐放下礼物就走……”

说话间,虞半之拿出了自己的礼物,一块编号为009的限量版爱彼,价值四百多万。

白棱镜送的礼物是一个号码,他说:“老头子对你是真好啊,这是他农庄的,以后你想吃什么,打这个,那边会给你配送。”

陈哑女也笑吟吟的拿出了自己的礼物,却没有给石磊,而是交到了石磊的母亲高燕的手里。

陈哑女比划着,石磊为母亲解释道:“干妈说她早几年买了一对和田玉的籽料,自己雕了这对手把件,给您和我爸拿着玩儿。”

高燕一听到和田玉籽料这几个字,哪里敢收,陈哑女又比划了几下,石磊小声说:“妈,收下吧,干妈说这是可以给未来儿孙的传家宝。”

高燕无奈,只得收下,可捧着那对和田玉的手把件,却是生怕给摔了碰了。

唐山治疗性病费用
承德治疗阴道炎费用
昆明治疗卵巢炎方法
唐山治疗性病医院
承德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